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扩散!这个天津自闭症男孩又走失了!

发布日期:2021-07-17 00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吴女士介绍说,桓子博今年15岁,身高178厘米,患有轻度自闭症,居住在天津市南开区,经常说自己叫桓建国。www.jse5.cn,他说话带有天津口音,嘴里总会嘟囔广告词、电视片段等,能和人正常交流并说清家庭住址。他爱去711、便利蜂等24小时便利店,还有肯德基、麦当劳、永和大王等快餐厅,会用白纸写“5元10元,坐车吃饭”等。走失那天,子博骑着共享单车,上身穿蓝色半袖T恤,下身穿黑色运动裤、白色高帮运动鞋,出门时还带着残疾卡,可以乘坐公交车。

  “9月15日下午,孩子像往常一样出门玩,临走还跟我要了15块钱,没想到又丢了。”吴女士懊悔地回忆,“当天晚上7点,我给孩子打电话,他说正在天津北辰的双街等公交,从电话里也没听出异常。没想到7点40,我再给他去电,电线点再打,手机就关机了。”吴女士猜测,手机已经丢失了,不然孩子随身带着充电宝,如果没电,他会找地方充电的。

  “其实今年孩子恢复得挺好的,平时都是自己坐公交车上下学,还会主动打电话汇报行踪。每次出去玩,我打电话一叫他,他就会回家,不知道这次怎么了。”吴女士无奈地说。

  2018年5月,桓子博从家中出走,一则寻人启事曾在朋友圈刷屏。5月26日晚,桓子博跟随母亲一起去长虹公园玩,进入小区时,因为有车辆进出,小桓先走一步,母亲等待两辆车进门的功夫,小桓就不见了。

  2018年6月6日,在京津两地奔波寻找了11天后,吴女士在北京顺义区北务派出所找到了儿子,在回津的路上,儿子向妈妈道歉:“妈妈我错了,以后我要改。”

  但吴女士根据以前的经验判断,他在每次出走后都会真诚道歉,但是情绪上来就会无意识地想要离家出走寻找自由。吴女士表示,据她了解到的自闭症少年的青春期都不容易度过,但症状各有不同,衡水二中2019届毕业生:你好 旧时光(4)高三随想,除了想要离家出走之外,也有孩子会一直呆在家里。对于现在这种情况,她感到束手无策,期待能寻找到一个专业的心理疏导师帮助孩子。

  2019年8月4日,桓子博再次离家,3个多月后,吴女士在王府井附近的便利蜂领回了孩子。还有一两次,孩子丢失时间比较短,但也是在北京找到的。

  吴女士表示,小桓的父亲已经病逝了,吴女士一人撑起这个家,还要照顾小桓,难免力有不逮,平时如果在小桓不上学的时间她要上班,就把小桓一个人反锁在家里。儿子的病虽然恼人,但吴女士说起儿子还是充满温柔,她说虽然闹脾气的时候小桓喜欢钻牛角尖,但是清醒的时候又是可以正常对话交流的。

  孩子一天天长大,又到了青春期,她力不从心的感觉越来越明显。只要一联系不上孩子,她就会起急出汗、虚脱。前几天因为着急找孩子,血压升到160,她还经常做梦梦到子博就在家里玩,一睁眼,却发现根本没人。

  天气越来越凉了,吴女士非常担心孩子的安全,希望好心人能帮忙留意,有桓子博的消息请与联系。